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娱乐八卦 > 正文:海清:现代媳妇开启美好时代(附图)

海清:现代媳妇开启美好时代(附图)

精品购物指南 2010-03-05 23:26:34我要评论()
字号:T|T

  撰文/白郁虹

  《蜗居》大火,让女主角海清也成了大忙人,除了拍戏,海清还不停地接受采访,拍摄时装大片。岁末年初,她又成了各大盛典晚会的红人,因《蜗居》的出色表现而领奖领到手软。记者采访海清时,正好是海清从上海片场飞回北京参加某颁奖礼的当晚,一天没吃饭的她,走下领奖台后,便与一群好友直奔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。即使已经成为红透半边天的公众人物,海清仍然像往常一样随意和不加掩饰,她毫无顾忌地冲服务员点着自己喜欢的小菜——小炒肉、腊肉炒饭、干锅菜花……然后兴奋地向朋友们招呼着:“饿死我了,看着这些,我喜欢得不得了……”

  就像导演滕华涛形容的一样,这是一个不像演员的演员,在鲜花和掌声的重围下,海清始终清醒地告诉自己:“所谓的被关注其实跟我真正的生活没有太大关系,我仍然离我家人很近,仍然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,我希望越简单越好,因为这就是我要的生活。”

  3月29日,这位大众眼里的现代媳妇又将在北京卫视上演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。与之前的苦媳妇、恶婆婆的旧模式不同,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讲述了一个新时代媳妇以诚意和智慧最终赢得婆婆心的美好故事。海清扮演的毛豆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,是个对婆婆超好的“刁儿媳”,时常逗得婆婆乐得眼泪都流出来,较之她的《双面胶》《蜗居》,跳出了沉重的生活基调和现实的残酷,带给观众更多的温馨,在与婆婆的斗智斗勇中,海清饰演的豆豆充满生活气息和喜剧味道。

  从配角开始 空间更自由

  记者:你现在是很有名的公众人物了,还经常无所顾忌地下馆子吗?

  海清:我根本不在乎,我现在老被说不太在意自己的形象。告诉你吧,那天剧组正好没我戏,难得早上可以睡觉,结果他们现场组织探班,我十一点起来,就听见电话被打爆了。我说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有探班,我可以早起化妆,他们说忘记通知我了,问我现在能过来吗?电话那边就听见有人说她肯定不会来,她又没化妆。我说没问题,给我20分钟,洗完澡就过去。结果我就抹了个油,什么妆都没化。我不会介意这些,我后面的戏可能还真的不化妆,你看很多男演员不化妆一样戏很好。

  记者:你以前基本上每年一到两部戏的低产量拍片速度,《蜗居》之后,是不是大有改观?

  海清:去年稍微多了些,但我真正认可的是两部戏,一个是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,还有一个是现在拍的《追捕》。之前还拍了一部《黎明前的瞬间》,我和投资方很熟,他们是《双面胶》《王贵与安娜》的投资方,希望我能够友情客串,我认可这个剧本,也认可这个制作班底,所以我不在乎只有十几集的戏,我觉得那个角色非常完整。

  记者:就像当初拍《落地,请开手机》,只有几集的戏,主角配角不重要,重要的是角色的精彩度?

  海清:说实话,我一直不认为主角配角是影响我演艺路的一道障碍。一开始找我演配角我倒觉得蛮好的,因为它给你更大的空间,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演,不用背更多的包袱。现在会有很多很重的角色找到你,有时候我反倒会看那些边上的角色,空间和性格我更重看。

  记者:北京台马上就要播出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,据说很有意思,颠覆了人们心中固有的媳妇形象,会是什么样的颠覆?

  海清:之所以接这个角色,是因为那就是我的本色,根本不用想,大大咧咧,好心办坏事,但很善良,我轻轻松松接了。我当时不觉得剧本特别好,也没考虑收视率,但一部戏有一部戏的命,这部戏人气很旺,听说播得非常好。

  我不会被现在的温度所动摇

  记者:演员太低产,至少钱挣不到。

  海清:会,到现在,因为产量不高,我也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挣了很多钱,但这就是我要的生活,我问心无愧,在我的领域里我非常惬意。我一直觉得钱不是最重要的,在我没钱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想法,现在我不敢说我有钱,至少我的经济状况好很多,我更会这样想。

  记者:你会因为钱紧而成为房奴吗?就像海萍?

  海清:我不是房奴,成为房子奴隶的人才是房奴,恰恰相反,我没有成为它的奴隶,我只是在买房的过程中非常辛苦。海萍是完全被房子控制了人生,我不是。我当时跟自己说,我可以一辈子住在租来的房子里,我之所以买房是完成父母的心愿。

  记者:《蜗居》对你个人的意义是什么?

  海清:对我而言,它仅仅是一部戏而已,《蜗居》所引起的一切,包括光环,我都欣然接受,但我不会因为它而迷失。这部戏在2009年已经离我而去,我会很冷静地看待这部戏,我也不会回避它,它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一个角色而已。

  记者:演艺圈是个名利场,你应该有特别切身的体会,2009年你有了360度的大转变,有应接不暇的片约和采访、领奖,周围人对你的态度肯定也会发生改变,这种生活你适应吗?

  海清:其实这就是别人怎么看你,还有你怎么看别人,我一直觉得现在这种转变是来源于有了作品,有了被他们认知的那一面,你把这一面展示出来,这是一个客观规律,我认这个客观规律,但我不会被现在这种温度所动摇。

  记者:你更习惯现在这样被关注的生活还是早前相对平静的生活?

  海清:都可以,对我来说,没有本质的区别。现在这样,我也有自己的空间,而且我觉得这种被关注跟我真正的生活没有太大关系,我仍然离我家人很近,仍然有喜欢的工作,无非多了些必要的社交活动。OK,没问题,我完全能够承受,能够掌控。

  不争就是争

  记者:在这个圈子里,凡事要争,做到强势才能比别人生存得更好,对你来说,这事难吗?

  海清:恰恰不争就是争。今天所面临的我都会坦然接受,不会拒绝,因为这是上天对我的厚爱。我觉得我是一个挺随缘的人,之前的努力我非常快乐,我这些努力不是为了得奖,为了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,为了攒多少片酬。这个圈子一定是有名有利,但这些不是最重要的。你这么想,你会很好生存的,无欲则刚。如果你很在乎它,就像谈恋爱一样,会被它控制,当你觉得I don’t care,OK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,你来,我接受,没你,我一样活得很好。人都是这样,会有高潮和低谷,所以,还是要有一颗平常心,淡定的面对它,处理它,会很快乐。

  记者:你演绎的角色大多很现实,你自己呢?

  海清:我一定是理想大过现实,我是理想实践主义,这是他们对我的爱称,因为我不断地朝我的理想实践,我会认那个理想,朝那个理想奋斗。

  记者:你的理想是什么?

  海清:我能不说吗?因为那太私密了,那是我心灵的东西,我不太愿意说出来。

  记者:你一直性格低调,好像不太会八面玲珑。

  海清:我向来不是一个争的人,争来的东西不踏实。我自己知道我的弱点,所以我一直离这个圈子很远。我记得我在考大学时,初试考完去吃饭,考官也在隔壁吃饭。我爸跟我说,你去跟老师打个招呼,我都不愿意去。我觉得没必要,考场上见就好了。我爸说你去就是表示尊敬,我还是不肯去。后来是老师主动过来说,你也在这吃饭,好好考啊。我爸说,老师都来了,你不过去敬老师一杯茶?我那时非常别扭。因为我爸是老师,知道老师愿意学生们去尊重他。我就是那样一个人。

  记者:有点高傲?

  海清:不是,我觉得越简单越好。我是一直在做减法的人,希望用最简单的方式,不要那么复杂。

  2006年才是我不平常的一年

  记者:滕华涛导演说他选演员时,力排众议坚持用你和其他他认为的好演员,是他挖掘了你身上的特质?

  海清:他很信任我。你知道2006年对我才是不平常的一年,那年我同时接了《落地,请开手机》和《双面胶》,这两部戏对我影响非常大。《落地》和孙红雷合作,虽然只有几集的戏,但很多观众记住我,喜欢我。《双面胶》当时成为一个社会话题,一度引起很广泛的关注,甚至有电视台还有双面胶的频道。我特别感激滕华涛,因为没有他,我可能还会再晚几年才能接近我的梦想。我们拍《双面胶》时都没有吃过一顿饭,那时候我们不是朋友,只是合作关系,拍完了,我就回去了,我没有参加任何《双面胶》的宣传,因为我有些抵触,我觉得我拍完戏就OK了,别的都跟我没有什么太大关系。我也不认为这个导演以后会再找我拍戏。他们组邀请我吃饭,我都没理。一直到《王贵与安娜》时,他又找到我,我那时觉得他是真的欣赏我,虽然我没跟他吃过一顿饭。他为我开机推迟了三四个月,又为了我顺着拍。我是很感恩的人,我认定他就是我的好朋友。到后来的《蜗居》,我差点不想接了,我觉得角色有点雷同,他就说服我,我就听他的话,搭上这个顺风车。所以,我运气挺好的。

  包括六六,我一直感激六六奉献给观众这么好的作品,她非常有才华,其实她年纪不大。这些作品让大家津津乐道,哪怕是娱乐大众,至少是成功的。

  记者:六六对你也曾经不抱太大的期望?

  海清:《王贵》的时候,她跟滕导说,为什么你老找海清,难道我的戏只能一个女演员演吗?她对我也不了解,她认为我就只是个女演员,因为她对女演员有一些她个人的见解,她觉得我可能是那种女演员。所以,她也不太跟我说话,我也一样,也没时间,一直到拍《蜗居》,大家都只是见面互相打个招呼。《蜗居》之后,有一天我去上海做宣传,我听说她生病了,去看她,她很感动,我们聊了一段时间,突然发现彼此非常像。她说,噢,我知道为什么你可以演我的戏了。我说,对,其实我们俩很像,只是我们俩不知道,但中间有个人知道,那个人就是滕华涛。华涛也说,让我演他比较放心,他说我会比较忠于原著,又会弥补一些原来作品的缺陷。

  记者:他要的就是你邻家女孩的感觉?

  海清:他当时说要找一个特别不像女演员的演员来演,因为像演员会跟观众有很大的距离感,而且他拍这部戏时都是肩扛机器拍,像纪录片一样,就更不能找特别漂亮的演员了。

  记者:滕导刚刚拍了《瞧这一家子》,但你们却“分手”了。

  海清:他很尊重我,爱护我,我说我不太想演了,有些累了,想演一些其他类型的角色。他们都很支持我,包括我现在选的这个角色,都是他们喝着红酒跟我说,好啊,那就什么都不管,钱也别管,就去演一个你喜欢的角色吧。

  记者:就是你正在拍的《追捕》吗?

  海清:是,我喜欢这个人,她身上有我没有的优秀品质,而且我对这类题材很感兴趣。

  我身上有男演员的品质

  记者:当大家公认你是一名好演员时,你却没有大红大紫,和你一起出道的孙俪后来很红了,你又是专业演员出身,你有过焦虑和不甘心吗?

  海清:我觉得孙俪的红是非常有道理的,她当时拍《玉观音》非常用功,我个人很喜欢她,从来没有学过表演的人能演成那样,是非常令人钦佩的。我呢,因为没有好的作品给观众,这根本不该怪观众忽略你,事实就是这样,没有更好的作品找到你。

  记者:你现在接戏的原则会变吗?高片酬会不会更具诱惑力?

  海清:不会。我不会跟自己说要涨到什么价钱,我不要,片酬太高会没人找你拍戏,我说的是真话,因为一部好戏是有预算的,如果你片酬太高,超过它的预算的话,这个好剧本就会离你而去。我可不想因为钱的问题失去好的剧本。

  记者:相对而言,年轻就是资本,女演员的艺术生命力有限,你有年龄危机感吗?

  海清:没有,我觉得我身上有男演员的品质,呵呵,越老越值钱。

相关阅读:

无相关信息

用户名:

密  码:

可用表情:

验证码: (匿名发表)

热点推荐

企业服务

推广信息

青岛都市网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青岛汽车 | 青岛女人 | 青岛商业网 | 青岛教育网 | 资讯中心
Copyright © 1998 - 2010 qingdao6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不断努力,创造奇迹